啊瓚是未來.

输夏

【越晚|红白歌会8:00】

白队《下潜》

上一棒:@水荇渐青 

舞台是耀眼的的,也是丑陋的。

     “越越!跟你说多少遍出了事我们担不住!你自己不怕就不能想想我?刚才颁奖会你为什么要拽我上台,你知道这样会造成什么结果吗!这次是你运气好,他们没注意到我,那你能保证每一次都能放过我们吗!越越,你现在走的每一步都在被人盯着,你以为那些狗仔讲理吗?他们不讲!他们可能讲吗!”

       明明是马启越挨骂,张晚意的眼泪掉的倒是比谁都快。

     “哥我错了哥,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会了,你不要跟我这样好不好我求你了哥,我真的知道错了哥…”

       乍一看,这跟刚才一意孤行拉张晚意上台的马启越完全不是一个人。马启越这个人,他幼时就不缺朋友,那些小孩总是着了魔似的围着他转,家庭也算富裕,13岁出道,14岁以精湛的演技一成名。这也使他原本就高傲的性格更加一意孤行目中无人不听旁人劝。一身缺点。可他爱惨了张晚意,他也是人,有血有肉的人。他怕他爱的人抛弃他。任何一个有感情的动物都会怕。

      “这是你人生第一个颁奖会,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你,哥不是否定我们的关系,哥只是不想让你在这断送前途你懂吗?被别人看到你这样不好,我们先离开这。” 

      “嗯。”

      

       这几天马启越名气一直在上升,知名度越来越高。一个人一身臭脾气的破巨星,键盘侠的活靶子。接二连三的被传黑料,黑料没有了就编。那些谣言一个人转发就有成百上千的人看,成百上千的人转发,谣言也就沦为了“事实”。那些道德的标兵架起了刀枪,所有矛头都指向了马启越。

        灾难来临的时候,喊的机会都没有。

        而马启越发出的公关文在舆论面前不堪一击,细小的声音在群众的呼喊声中越埋越深。

        没有人会在意事实,他们为了博人眼球获取更多人的关注恨不得一天转发十条“事实”。

        而圈内的马启越没有招惹谁,没有人为肯他说话,舆论不粘到自己身上就万幸,哪还有闲工夫管别人。

        舆论来的是那么措不及防,摄像头恨不得二十四小时贴在马启越脸上,他就像是一个扒光了衣服的小丑在大街上人人喊打。

            

        这几天张晚意拿走了马启越的手机想尽办法不让他看到自己的黑料。张晚意在拖,在挣扎。在外人看来,这是他作为哥哥对弟弟的保护。这也是张晚意作为爱人对男朋友的担心。

        可是群众的力量太大了,谣言很快就传到了马启越那里。

        张晚意一连请了一个多月的“病假”,他顾不上什么公司裁员。马启越这年刚十四岁,他风光惯了。他习惯了摄影机前闪闪发光的马启越,但他不习惯泥潭里的马启越。也受不了。

            

     “哥你现在是不是对我特别失望,啊?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变好多,变得浑身上下都烂透了啊?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了? ”

       “越越你别这么想,你看哪个有名气的明星没有经历过网络暴力?你要把它看做你成长都是必经之路。有了这一次,你才会意识到自己哪里带我不足,才有机会着手去改。没有哪个人生下来都是完美的,只是你选择的这条道路对你的要求更高。而要求越高的道路才会使你的人生不空虚,你不能把网络暴力视为压倒。”

       “这条道路的要求太高了。我无论整成什么样子都有人不满,他们只拿自己认知的完美去评判别人,可他们忽略了一点,每个人对完美和不足的定义都不一样。五百个人对我就有五百种评判,我做不到雨露均沾。就算我做到了,他们还是会以圣人的身份说什么‘这点做的不足那点做的不好‘。

       “所以不是你不好,是路太难走。”

            

         面对舆论,张晚意唯一想到能做的就是低三下四的求着马启越的公司多发几个公关文澄清他。虽然他知道公关文在舆论面前不值一提,但这确实比干坐着好。

  

        “算我求求你们,再干等下去越越职业生涯就真的没希望了,你们也不想看他落到那样的下场对不对啊?我们多澄清几遍说不定会管用的。”

        “你在乎马启越,可也得为我们企业的利益着想。说句不好听的,什么公关文澄清根本没有用。这么多年来娱乐圈的艺人哪个没经历过网暴,多少人为此丢掉工作,哪个成功的艺人不是靠自己走过来的?我知道你跟马启越关系不一般,我也理解你这时候为他着急,那我们能有什么办法?为了马启越一个人牺牲整个公司?”

        “只是多发几个公关文而已不会对你们损失太大的,这两年公司的业绩也因为马启越涨了不少,澄清一下有那么难吗?”

        “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对马启越已经尽了最大力,后面的路怎么走全看他。哦还有,这里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监控,一堆摄像头对着你,包括在场的所有人,我劝你最好尽快离开这里,现在的局面已经够糟了,别再引狼上身。”

        “呦回来了,这么快,看来进展的不怎么样,早就跟你说过,他们不缺人,没了我还有下一代下下代人供他们培养。再说,我还没火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也不至于他们多尽心尽力的拉我。”

         “可是我搞不懂,明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他们的心里承受力不比别人多强,也没有规矩去要求他们坚强。火的时候怎么怎么护着你的是他们,而现在面对流言蜚语第一个放弃的也是他们。他们把明星,把人,当什么了啊?有用的时候笑脸相迎,出事了连一个正眼都不给。”

         “这个职业有名钱多,他就注定不好走。娱乐圈出道的人这么多,成功的人又有几个?我不是那个天选之子,也成为不了。”

        “那你就这么放弃了?你甘心吗?”

        “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有人听吗?”

          马启越把自己反锁在房内,不让张晚意进来,一条一条翻着那些黑粉们的铺天盖地的评论。离谱吗,荒谬吗?发出评论的人跟本不会联系到现实也不会在意明星看到后会怎么想,他们只认定自己认知的现实,现实与“现实”又如何区分呢?

         面对这些评论,马启越逆着公司和张晚意私自给出了恢复。很短,只有三个字,“都滚吧”。他知道发出这句话后果是什么,无疑就是狗仔们对他说什么骂粉丝枉为人,大不了来个二次网暴。他不想再忍了,情绪说来就来地涌向马启越,他心里有一万句骂人的狠话,那三个字都算客气的了,但他憋住了,为了供,公司,不为他自己。

         猜都不用猜,毫无疑问,那些不承担任何后果的评论卷向马启越,公司也被这措不及防的微博打得措手不及,张晚意愣是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一条条的评论打得翻不过身。

         意外之所以叫意外,是因为你根本想不到他的到来。

         可能是工作人员泄露的问题,那天张晚意去马启越公司求情的监控视频传到了狗仔手里。再加上马启越擅自发微博的时间,本来已经快平息的网络暴力再次找上了马启越,这一次的骂声远比之前狠,狗仔们对马启越的一举一动也越来越重视。

         这段录像很快就被发到了微博上,转发的人也越来越多。

         张晚意也没有想到,明明自己是想帮马启越,没想到这一次连他自己都搭了进去。

         录像在被转发的过程中各种添油加醋,甚至配上了以前马启越拉张晚意上台的高糊照片,同性恋情彻底曝光。

  

         “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管我,现在好了,不仅帮了倒忙连你自己都搭进去了,没有绝对的影响力瞎弄什么啊!”

         “你觉得仅凭一段录像就会曝光恋情吗?如果不是你之前干过这么多不顾后果牵扯上我的事回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吗!你做事前就算不想你自己也要考虑考虑我吧,现在好了,两个人一起趟浑水。”

         “好,我走,你不就是嫌我把你拉进这滩浑水了吗?以后,我们二人没有一点关系。”马启越站在门前,手里拉着行李箱,“你给我的东西我都一样不差的放在屋里,我带来的东西我也一样不差的带走。”他顿了顿“我的事你不用管。”

        接着便是铁链撞在门框上的声音。

        马启越不在他身边了,没人围着他转了,没人一声声叫他哥了。可张晚意不想再挽留,他也累了。

        本来同一航班的票已经买好了,既然放弃了,不爱了,没结果了,那就不去追了。“追也追不回来了。”

        张晚意起身进了卧室,床头柜上大到电脑小到手表,一个也不落。张晚意走过去,上面贴着一张便签:“哥,我走了,再见,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以后不要再打听我的消息了,我对不起你。———马启越”

        明明想说的话都挂在嘴边了,可是怎么张都张不开口,只能变成一声声哽咽推回嗓子。

            

        到了马启越航班起飞的那天,张晚意就站在台子上,目送着马启越离开。眼泪已经打湿了口罩,想去追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他不敢去见马启越,他怕马启越恨他。

        马启越从窗口向外望,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五年前,张晚意来机场接他,同样的机场,同样的他,却不再见张晚意的身影。

        飞机起飞了好久,张晚意还站在那里,后来是工作人员把他叫了出来。

        再后来,张晚意也算找了个不错的班上,马启越隐姓埋名,终不见身影。

“真爱会被辜负,一意孤行的感情哪有长久。”

下一棒:@小陈先生